万家热线·休闲  

休闲> 影评影讯 > 正文

终于有国产的成人动画了 这部传说中的“13禁”很有种!

我要评论 2017-07-17 08:33 来源:凤凰网娱乐
分享到:

终于,好像要永远幼稚、热血又或小清新下去的国产动画,有人斜刺里冲出来,一拳,硬邦邦,打在心窝里,嘭!疼到眼冒金星,血液加速,麻木多时的你,倏地清醒了!

是谁?《大护法》。

1

对,它不是《大圣归来》,有史上最强IP《西游记》背书;它也不是《大鱼·海棠》,怀抱十二年国漫情怀降世。

全都不妨事,《大护法》仿佛嗜血猛兽,跃出幽暗丛林,小朋友或是小清新们请闪开,专供成人世界的国产动画在此!

跟前两部国产良心动心大作一样,《大护法》也定档于今年暑期档,7月13日就公映了!他们的官方微博还发布了为电影《大护法》特制的海报贺图,让人看到了国产动画相互间的守护和支持。

 1 

作为一部主动自愿分级PG-13(参照美国电影分级制度,“影片包含部分家长可能认为不适合13岁以下儿童观看的内容”)的国产动画,《大护法》不单有良心,也非常有!种!

监制林安儿说认为被颠覆了自己对动画片的印象,主动请求监制本片,“以前都是被人拿着剧本让我做,现在轮到我‘求’别人让我做。”

 1 

林安儿(中)

林安儿,听着耳熟,是谁?她曾凭借《功夫》、《赤壁(下)》拿到过金像奖的最佳剪辑奖,人称“江湖第一剪”。

 1 

在《大护法》的粤语版里面,因为找不到合适配音演员,她还亲自上阵为“大护法”配音,而另外有一半人是非专业配音演员。

《大护法》原来还是国内首个在美国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众筹的中国原创动画,2015年2月启动,经过两个月众筹成功。在去年6月份也在国内众筹平台发起过另一轮众筹。

 1 

导演不思凡在众筹项目中说道:“期望能够创作出一部非低幼动画,能在气质上走出‘国产低幼动画’的记忆场。”

不思凡又是谁?

知道“闪客”的老网虫肯定会认识他,那时候他还叫“悠无一品”,创作了一部叫《黑鸟》的动画作品,得到了众多网友的赞赏,却无端停更、销声匿迹。

 1 

《黑鸟》每集的开场白。

后来他创建了娃娃鱼动画,希望做自己喜欢的动画,创作了《小米的森林》和《妙先生》,两部动画的豆瓣评分都基本在8.5以上。

 1 

到了2014年,创建“虫左道右”工作室,创作出第一部作品——《大护法》,那时候它还叫《黑花生》。

南都记者看过片之后认为,不思凡做到了他想要的:“创造出更具个性的与众不同的作品。”试问,看了这么多年国产电影,取人首级如砍瓜切菜的场面,你们见过多少?

《大护法》中,这样的重口味段落,随处可见。别害怕,毕竟这是个动画片,有次元墙挡着,远未有真人电影那般刺激。

再者,《大护法》中被“虐杀”的物种,像人又非人,所谓“花生人”。没错,光头光脑,眼睛和嘴巴像纸片,人如其名。

 1 

这般设计,自有深意(容后再表),又能令大多数观众接受,动辄脑袋爆裂的CULT镜头。

说砍瓜切菜,的确如此,《大护法》中,大部分花生人角色的死法均是爆头!那头,真的像西瓜一样,脆生生炸裂,脑浆像是蓝色或绿色果酱(还好不是红色的!)到处飞溅。

 1 

花生人可怜,死了,还没法安生,还有人掰开头颅,在那“果酱”里头搅来搅去,硬是掏出一块黑色晶体来。嗯,你总说“脑仁儿疼”,这回终于看到脑仁儿了吧……

还没完,一个号称庖丁后裔的屠夫,手起刀落,这些挂掉的花生人又被大卸八块,全部扔到绞肉机里,嗯,绞成肉泥,然后,变成活着的花生人的粮食。

看到这儿,估计以后不少人都吃不下花生酱了吧。

 1 

重口味的不止杀人场面,还有梦魇般的人设。

花生人,一水儿假眼睛假鼻子假嘴巴,真的是纸片贴上去,摘下来一看,擦,眼睛揍是俩孔,嘴巴乃货真价实的“兔唇”。

有人问,他们咋接吻,嗯,就是两条蚯蚓一样的舌头缠在一起,怎么感觉一点不性感呢。

 1 

花生人里的杀手,攻击人的时候,满地乱爬,一激动脑袋上还会长出小红花,那模样活脱脱秃瓢的贞子……

话说,这花生人还跟另外一种更诡异的生物关系密切,名叫蚁猴子,看外表,头大肚子小,两粒黑眼珠子钉在脑袋上,

谁能想到,这家伙“成熟了”,正是花生人。

 1 

不像人的,不只这些花生,还有一位叫“罗丹”(和那个雕塑大师没关系)的冷血杀手,杀人不需要理由也就罢了,长得也够吓人。

此君没有脸,又尖又高的好似3K党的黑色帽子下面,仅有一只血红色的眼睛,死盯着外面的世界。总之,《大护法》里的正常人没几个。

若是只靠重口味出位,《大护法》尚不能令人拍案叫绝。最厉害的,是《大护法》中的奇诡世界。

花生镇,是戏中的唯一舞台。为啥叫花生镇?除了地上的花生人,还有天上的一颗硕大的黑花生,漂浮着。

黑花生在哪里,这些花生人就只能住在哪里,嗯,跟坐牢差不多喽。

 1 

这镇子,是一个名为“欧阳吉安”的真正的人类创造的,不过,这个自封“神仙”的造物主,可不像上帝那般仁慈,他在这里施行的是独裁统治。

大部分花生人行尸走肉一般,人云亦云,麻木无知,每天像猪猡似的被喂食,战战兢兢,活在无望和对“神仙”老爷的恐惧之中。

 1 

而帮着“神仙”制造恐惧的,同样也是花生人自己,有人告密,有人监视,更有人充当刽子手,不听话的直接抓走,排队枪决!

嗯,这样的地方,有没有让你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“铁屋”,花生人的生活,更像是《狂人日记》那样癫狂。

 1 

这样的修罗场,自然需要英雄来拯救,大护法,适时出现。

对,就是你们看到的那个矮墩墩圆滚滚,背着个铁棍子,像个大粽子似的少年。

 1 

回头看看《大圣归来》和《大鱼·海棠》里的主角,大护法只能靠丑萌博取各位欢心咯。别看不够美型,大护法的战斗力实在惊人。

除了身手敏捷,打得一手好枪,丫基本是个小强体质,中了许多枪,飙了几升血,掉下几十米深的悬崖,依旧能爬起来接着干!人家自己发出天问:“我到底是谁,我怎么就死不了?!”

不过,大护法并非你常见的一腔热血的传统英雄,他唯一目的只是救奕卫国的太子。花生镇到底是何命运?他本不关心,但是,谁挡着他救太子,对不起,“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”。

如此被动又一根筋的高手,一不小心,竟解救了众生。这么一个“反英雄”的英雄,少了些单纯的热血,多了些避世的冷静。说到底,他更像个普通人,大义不能当饭吃,小善嘛,顺手能做就做。

这样的主角,与其说,他为了救人而生,不如说,他是《大护法》背后创作者的一双眼,带各位游历这惊奇世界。

而大护法要救的奕卫国太子,不理朝政,纵情大自然,间或描点儿小黄图,哦不,是山水画。太子同大护法,好似一体两面,我本闲云野鹤,这人生之苦,世间之恶,只想着法子躲开,无奈,这一切都是幻梦,残酷现实竟是无孔不入。

 1 

良善无为之人被逼到绝境,迸发出来的荡平一切不公的暴力,便化身成了大护法吧。

《大护法》也许有个HAPPYENDING,然而,花生镇又何止一处呢?惟愿各位都能找到自己的大护法。

温馨提示,粤语配音效果十分接地气,让很多看港片长大的观众非常有共鸣。比如被人砍时 “如果你要练刀,你可以揾叉烧粉肠嚟练,做咩要杀人呢”,“你唔死,我就翻唔到屋企”……让人忍俊不禁。

这部传说中“13禁”的国产动画《大护法》昨天(13日)正式上画。上映第一天,各平台反响不错:豆瓣给出7.8分,猫眼观众给了8分,猫眼专家给了7.3分。

 1 

1

不过票房却不足同日上映的《悟空传》票房的十分之一。

导演的脑洞够大,南都记者往里面瞅了几眼,知道些《大护法》的小秘密,各位想去二刷之前(或者一刷),不妨瞧瞧。

对话

请神秘的导演告诉你几个惊人小秘密

 1 

导演不思凡

Flash 时代的传说

“不思凡”是谁?

南方都市报:导演,我最想知道的是……你为啥要“不思凡”呢?凡间不是挺好的么

不思凡:因为上网需要注册ID,我就随随便便敲出个“思凡”,但是,被别人注册过了。所以,我就加了个“不”字,然后,(不思凡)就通过了。

其实我并不喜欢用这个名字,人家听到“思凡”就想到尼姑。不过,用久了就觉得可能存在缘分,可能(我个人)也会受到这个符号影响,哈哈。

(导演啊,咱人生能别这么随意吗……)

南都:导演,FLASH时代你就是个传说了,系列短篇动画《黑鸟》更新了7集就停更了,为何?

不思凡:《黑鸟》纯粹是个爱好。之前想画漫画,我认识的漫画人(生活)都很惨,我担心自己会饿死,就开始做FLASH。

初学很兴奋,但是到后来,我对自己(作品)的要求提高,越做越细致,你发现太复杂了,动画不是一个人就能做的。同时,很多FLASH平台也没了,比如闪客帝国啊这些。

南都:你谈过《大护法》的创作初期,因为某些事陷入低谷,特别想做一些暴力的东西出来。那个低谷的源头是什么?

不思凡:我当时刚从一个动画公司出来,情绪不是很好,也会有对自己的质疑,“自己做的东西到底行不行?如果作品没问题,为啥市场表现不行?观众的声音到底真实吗?”

我觉得有这种想法时,是有一点病态的。我在做《大护法》时,我就有受阻,我也做自我分析。

后来,我想起做《黑鸟》时的状态,我发现那时的创作非常干净,没有任何外界强加给你的东西。那我就想在《大护法》把这种纯粹的状态给拉回来。

这不是一部电影

这是一个世界

南都:《大护法》中,大护法有只萌萌哒的宠物鸟,你的处女作《黑鸟》里,主人公也有一只胖胖的黑鸟。特意设计这样小细节,有啥想说的?

不思凡:我刚刚说想寻找创作《黑鸟》时纯粹的状态,给大护法设计这只宠物也是想记住当时的状态。

你看,《黑鸟》里的主角,刚开场,一刀就干掉了一个人。《大护法》也是这样,大护法进花生镇之前,也像这样干掉了两个花生人。我就是想象自己是一个很强的人,走进了一个新领地。

 1 

南都:回看你之前的《黑鸟》《小米的森林》《妙先生》这几部作品,有很多人物或是细节都能同《大护法》产生联系,他们算是在一个大的世界观里吗?

不思凡:确实有很多以前的东西。比如,《大护法》里有个卖假眼睛和假嘴巴额人,那是以前《小米的森林》里的角色。

比如,《大护法》里的小孩,他在结尾说自己是裴定人,而裴定这个地名也在《小米的森林》里出现过。

 1 

其实,他们之间存在某种连接,在我脑子里存在的是一个庞大的世界,我从小到大就是个游历者,始终在寻找一些未知的地方。

南都:你提到的《大护法》里面,花生人贴假眼睛和假嘴巴这个设定,我觉得也是映射这个时代。很多人以贩卖观点为生,告诉别人“你应该这么看这个世界”,久而久之,你自己也会相信那就是自己内心所想。这是我的想法,你自己是如何想的呢?

不思凡:我觉得这跟《大护法》里面的想法是很相近的,假眼睛和假嘴巴其实是一种趋同吧。许多个体,在一个群体里,我觉得他也不太愿意做自己,伪装起来。

我觉得你这个说法蛮有意思,我们是经验、知识和环境造就的思想体,这意味着我们并不是那么自知,所以你可能就是机械的,比如社会上有很多为什么可以物质到一个很夸张的状态。一个真正自知的人不会如此。

南都:《大护法》中,那个漂浮在空中的大花生,她是花生人的母体,为什么会有这个意象呢?

不思凡: 其实很简单,就是我想看到一个让我感到奇怪的东西,有好奇心出现,才会想到为这个故事做连接。

我当时画画的时候,随意画了几个圈,然后忽然觉得如果这些东西在天上飞回让我感到奇怪。我会想知道它是什么?为什么会飞?

故事里,因为它是母体嘛,所以,因为它在哪里,所有花生人都不可以离去,它在我感受里更像是某个人群的信仰。

南都:《大护法》里,花生人这个设定会奇妙,他们被真正的人类“收割”,从脑子里拿出黑色晶体用来交换钱财,这个晶体的灵感来自哪里?

不思凡:社会当中,任何人之间有一些暗流涌动的暴力,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恐惧点,如果我害怕一个东西,我会隐藏起来,不然我的生活会变得很麻烦。

但是,这么做的同时我们就会被(这种恐惧)束缚。当这种恐惧足够大时,就会特别像花生人的世界,你死我活,恨不得别人早点死,反正别轮到我就OK,也因此会互相伤害。

我就觉得这些愚昧的想法有毒因为它会伤及别人,我就把这种想法臆想成黑色石头。

设计源自生活

彩蛋如何解释

南都:《大护法》的动作风格很像古龙的武侠小说,你自己是受到他的影响吗?

不思凡:(古龙的)影响还挺大的,那时就看武侠书嘛,古龙给我的感觉是更休闲一点,非常犀利,也更现代。

做动画时,我偏向古龙的风格,是因为不用动作太多,刚开始出招,立刻接到结尾的结果,有角色死掉,就会觉得很酷。

南都:《大护法》的古法枪战也很有趣,这种战斗方法得到什么启发吗?

不思凡:来自西部片的影响,说实话国内电影大部分枪战做得都不调好,特别是动画里面,我还没见到类似的风格。我比较喜欢伊斯特伍德和昆汀·塔伦蒂诺。

南都:你的作品美术设计上有许多取材自江南小镇的元素,这也跟你个人成长关系颇大吧。

不思凡:肯定不是完全相同,但是有时也会有成本方面的影响,你没有太多时间去做很多准备,那时,最好的方式就是去画你本来就知道的东西,那江南风景就是顺手拈来嘛。

但是,《大护法》里的花生镇就不太一样,我当时是看到了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,我参考他们的建筑风格,才有了如今的花生镇。

 1 

南都:《大护法》的世界观很庞大,每个角色都有些谜底没有揭开,所以会有续集的计划吗?

不思凡:其实一开始有做三部曲的计划,如果票房或者口碑好,就会做下去。

南都:《大护法》的结尾,那个独眼杀手被大护法杀死,但是又被彩(《大护法》中的角色)把他的身体接起来了。所以未来如果有续集,他们的故事会接着延续吗?

不思凡:我描述个画面吧,杀手的头被接起来之后,他就像个僵尸一样,彩牵着他去找太子,然后,他们三个人之间产生一种关系。

我是希望,这个杀手可以从尸体里面醒过来,回到他作为人类的正常状态。

 1 

原标题:终于有国产的成人动画了!这部传说中的“13禁”重口、奇诡,很有种!
万家热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编辑:美休频道(实习生) [此文系转载,来源于凤凰网娱乐,版权归属原作者]
  • 万家休闲频道官方微信

    万家休闲频道微信

    微信号:hfshq2014

    微信扫一扫,关注公众号

  • 安徽资讯APP

    安徽资讯APP

    扫一扫,安徽尽在您手中

  • 万家热线聚好玩

    万家热线聚好玩

    微信扫一扫,使用小程序

    700万合肥人的欢乐大PARTY

分享到:

查看更多 网友热评

发 表以上言论仅代表用户个人言论,万家热线保持中立

18个活动正在进行 最新活动

更多专题报道

第11届合肥文博会精彩看点

第11届合肥文博会10月27日开幕,展会为期4天。本届展会以“创意文化引领美 ...[详情]

新闻排行

  • 24小时/
  •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