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家热线·休闲  

休闲> 影评影讯 > 正文

《金刚》导演在越南自行追查贩毒集团被围攻险送命

我要评论 2018-07-11 09:15 来源:新浪娱乐
分享到:

北京时间7月10日消息,GQ刊登一篇名为《骷髅岛遇袭》的文章,透露了《金刚:骷髅岛》导演乔丹·沃格-罗伯茨在越南差点被打死的经历:在越南拍完“骷髅岛”,他爱上了那里并在西贡长住,但某次在夜店被十人围攻,差点送命。当地警察对此保持沉默,沃格-罗伯茨决定自己调查凶手,发现事关贩毒集团,他固执地想要将这些别人认为“动不了”人绳之以法,也是电影般的经历。

金刚

乔丹·沃格-罗伯茨

金刚

伤势严重

金刚

《金刚:骷髅岛》片场

《骷髅岛遇袭》开头提到,《金刚:骷髅岛》导演乔丹·沃格-罗伯茨被打一事有现场视频记录,非常血腥。他本人在越南警局看到了,根本不忍直视,而当时也在场的《骷髅岛》动作指导Ilram Choi表示,场面比他看过的所有电影都要血腥。

文章作者为记者Max Marshall,他初识沃格-罗伯茨是在2017年8月,袭击发生前一个月,当时他是为了撰写一篇关于“好莱坞新星导演决定在越南过简单生活”的文章,结果选题突变……

为新片考察拍摄地 爱上越南决定定居

2015年,沃格-罗伯茨来到越南为《骷髅岛》考察拍摄地,他爱上了当地嶙峋、迷幻的美。随后他决定就在此拍摄,并说服了传奇影业——并没有多少好莱坞大片是在越南拍。

《骷髅岛》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,也再次向全世界展示了越南,越南政府甚至邀请沃格-罗伯茨担任旅游大使,他成为了首个美国出生的越南旅游大使。

此后,沃格-罗伯茨开始做一些旅游大使的工作:向朋友、好莱坞各公司介绍越南,也在越南参与教导年轻电影人、为无家可归的人送饭等活动。

而后来,他甚至做出私人决定:要搬到西贡定居,他说:“每次回到这里,我都会感到开心。”

与Marshall的初次聊天中,当时正在西贡找房子的沃格-罗伯茨也回忆到:在好莱坞工作压力巨大,身体健康和名誉问题困扰着他,比如准备《骷髅岛》期间,他曾被人泄露裸照,沃格-罗伯茨感觉这是有人在整他,想让他退出该片,后来他也遭受过性骚扰指控;而在越南,他感到放松。2017年新年那天,他去了世界最大的天然洞穴韩松洞远足。

而在越南的晚上,他跟《骷髅岛》的男主角一样常驻当地夜店。他带Marshall去了西贡的XOXO夜店,而这也就是后来,2017年9月9日,沃格-罗伯茨被袭击的地方。

夜店被围攻 场面血腥不忍直视

那天过了午夜,他占据了场内最好的桌子,和一些朋友一起坐在沙发上,包括《骷髅岛》动作指导、曾在《超凡蜘蛛侠》系列中为安德鲁·加菲尔德任替身的Ilram Choi,还有美籍越南裔电影人Danny Do等。场中另外一张也不错的桌子旁坐着大概10个人,身型很壮,头发削薄,戴着金链。Danny Do凑过去对Choi说:“看到那些人了吗?那都是真正的狠角色。”

后来场子开始有点微醺,到了快天亮,音乐仍在继续,而Choi突然发现那大概十人正在围攻沃格-罗伯茨,后者摔倒沙发上,又被揪到地上,他的身体弯成胎儿姿势,有一人将他的头夹在腋下,另外的人对他猛踢他的肋骨。Choi从沙发背上跳过去击退那人,用身体护住沃格-罗伯茨并把他拖走,攻击者也散开了。

沃格-罗伯茨站起来时仍有意识,但他刚说完一句“发生了什么?”只见一个人跳将过来,挥起一个大酒瓶砸在他头上,沃格-罗伯茨满脸是血地晕倒在地。

这些攻击者走向电梯准备离开,但其中一人突然说——一口北美口音——“我的手机呢?”而回头找手机时,这些人开始在夜店中对别的非越南人大打出手。见惯打斗的Choi也表示场面无法看,非常残暴。之后他们才离开。

有几个当时在场的人说XOXO夜店的保镖在此过程中从未出手干预,而夜店主人表示不赞同。

在场多人被打住院,包括颅骨骨折的沃格-罗伯茨。Marshall当时在美国,看到了9月11日由越南新闻网站曝出的新闻《“骷髅岛”导演于西贡在所谓的酒吧打架后住院》,他发去电邮慰问,沃格-罗伯茨回复道:“伙计,这不是打架,是我差点被人打死,是一群疯子黑帮对我的攻击!”并发来一张他在病床上的照片。

他还facetime了也出演了《骷髅岛》的演员杰森·米切尔,米切尔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哭了。

沃格-罗伯茨在越南接受了10天治疗,情况好一些后,他联系了认识的一些跟西贡的犯罪和夜生活有联系的人,很多人回复“最好不要查是谁打的你”,在他追问之下,有人回复说:那些人有保护伞,势力遍布全世界。

越南警方不配合调查 自己动手追真凶

出院后乔丹非常恐惧、焦虑。他去越南刑事侦部门看当时的录像,他记得自己那一桌有两个女子曾拒绝了袭击者那桌一些人的搭讪,而从录像中他看到,事发时那两名越南女子之一正跟他聊instagram,而袭击者那桌此前被拒绝的人之一——一个戴红帽子,上面有个字母“B”的壮汉,和另一个有胡子的男子都指了指沃格-罗伯茨,叫了一个跑腿的上前,打断了那名女子和他的谈话。沃格-罗伯茨看到自己被一个男子从后头抓住了肩膀,而他回头说了句:“wtf?”之后一切大乱。

他在20号回了美国,医生说他头颅骨折的伤情比在越南诊断的更严重,“一群医生很认真地跟我说:我当时离死亡非常近。”无法去想在西贡买房子的事,他决定先留在美国治疗。

而越南警方不肯告诉他袭击者的信息,拒绝提供案件进程。活在惶恐中的沃格-罗伯茨不停地想:“万一当时我没挺过去,就这么去了呢?”为了帮助自己赶快走出阴影,他决定——自己调查,找出凶手。他开始用Facebook Messenger收集当时的情报。首先得到的情报是:袭击者是在西贡避温哥华的风头并扩大国际势力的加拿大-越南贩毒集团。经过进一步搜寻和Marshall的帮助(过程中沃格-罗伯茨还突然醒悟:“我们是在拍一部大卫·芬奇的电影吗?”),目标锁定为一个在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统计名单上的人物Ken Cuong Manh Nguyen,他于1999年在温哥华某夜店外杀死了一名敌对帮派分子后潜逃,此后被捕并于2012年假释。沃格-罗伯茨和当时一些人认为,此人就是当晚袭击者之一。他们锁定了两个袭击者,名字里都有Cuong。

加拿大警方的消息源告诉他们,Cuong与一个名叫“联合国”的贩毒集团有关。该集团曾与墨西哥大毒枭艾尔·卡朋做百万美元级别交易,曾派出飞机和直升机飞跃美国-加拿大国境。集团头目之一是在越南“过着国王一般的生活”的Billy Tran。

随后,沃格-罗伯茨将他搜集的所有信息发给了西贡警方。但警方仍未透露任何此案和袭击者的信息。

而沃格-罗伯茨能做的只有这么多,在美国期间,他打了电话给美国大使馆、越南警方,没得到什么信息。而与此同时,他陷入了遭受袭击后的心理问题,从喝酒、参加派对到冥想、读书到寻求创伤治疗……什么手段都无法让他从阴影中走出,人生变得一片混乱。于是在今年1月,他决定重新回到越南,亲身走访去调查此事,以了结自己的执念,Marshall也陪同他前往。

在当地,两人收集到了他们怀疑的人的许多信息,包括两个Cuong之一可能开一辆改装过的梅塞德斯,车牌数字有6666,还有Billy Tran住的豪宅的信息。但没有人敢公开指认到底谁是打人者,毕竟对方可能与大毒枭有关。

有一天,Marshall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声称出事当晚也在XOXO,并了解西贡的犯罪网络,叫Marshall跟他见面,但描述很模糊,且只愿意进行非正式会面,留下了一个地点。Marshall租了辆当地人骑的摩托车赴约,但到达约定地点,他抬头一看——正是他之前所了解到的Billy Tran的豪宅。Marshall很害怕,颤抖着叫开摩托车的人不要停下,赶紧开走。

而某天他醒来,收到来自加拿大皇家骑警的信息——他们此前曾给骑警发去XOXO袭击者的照片:帽子上带字母B的男子,大胡子男。一个警员回复说:他们有一个人,在1990年代和2000年左右当警察,能指认照片上的两个人,他愿意出来说并被记录在案。

Marshall在8点59给这个人发去信息,9点就收到回复:“现在给我打电话。”

对方是个语言坚毅的年长男子,有一幅活泼的《冰血暴》一般的音调。他自称一个退役的温哥华黑帮调查员,说一眼就认出了图上的两个人:胡子男是Ken Cuong,他表示跟对方有过多次接触,他很高兴这个人现在在越南,而不是加拿大。

接着说起了帽子上有B字母的男子:“那是Bliiy,红帽子是Billy Tran,也叫Viet Cuong Tran。”

Marshall开始发抖:虽然如今看来,这个人就把自己的名字穿身上了,但他们根本没想到Billy Tran也是袭击者一员,“本来以为我们是在追查几个喽啰,想不到是国际犯罪头伙。”

两天后,Marshall跟沃格-罗伯茨在后者的酒店房间见面,结果沃格-罗伯茨先写下了一行字:“就像在俄罗斯的酒店里一样,我相信这间房间被窃听了。”——之前那个温哥华黑帮调查员说过:“联合国”贩毒集团的一名高层拥有西贡最大的酒店中的一座。

Marshall也写下说:照片上的两个人身份都确定了。沃格-罗伯茨双手抱住了头。两人都忘记了担心的“窃听”一事,激动地用言语传递了信息。

接下来的几个月,沃格-罗伯茨来时周旋于加拿大和越南的相关机构的“官僚主义”之间,并且聘请律师,研究引渡条约……

袭击者被捕 感叹跌宕起伏经历

而在今年6月下旬,Marshall从加拿大警方消息源处得知:“好像Kenny Nguyen在印度被捕了。”

第二天,《温哥华太阳报》就报道了Kenny Cuong Nguyen和另外两个加拿大贩子在印度果阿因为走私毒品被捕的消息和图片。他可能在印度坐牢12年,也可能被引渡回加拿大或越南。但Billy Tran依然逍遥法外,当局在曼谷和别的地方追查关于他的证据。

得知Kenny Cuong Nguyen被捕的沃格-罗伯茨非常激动,他给Marshall发了一条长长长长长短信,其中一段他托对方在这篇文章刊出:

“耶——————!我第一次说想确保这些人被绳之以法时,许多人都认为我注定失败,就像正义不可能降临在‘这些人’头上,这让我心碎,因为越南的治愈、温暖和亲切改变了我的人生,我很清楚:没有任何伤痛能扭曲我对这个国家的爱。

我想,疯狂的事在于:在你第一次给我发邮件后近一年,我现在给你发完这条短信后,我坐下来思考:这次经历带来的离奇的内心情感领悟,给我任何东西我都不换。它帮助我更清晰地理解了自身,以及自己跟世界的关系。

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我也希望印度监狱里能看到《GQ》”

而最后一次去河内警察局的经历,给了沃格-罗伯茨的内心以抚慰:

一个调查员坐在一部布什时代产的戴尔Vostro笔记本电脑前,为沃格-罗伯茨又放了一遍他在XOXO遇袭的现场视频。他再次看着沙发翻倒、玻璃破碎、人群汹涌、蜘蛛侠跳跃、一个酒瓶砸在他的头颅、他堪堪倒地。几个月前,视频后段他不忍看下去,转过了头,而这次,他继续看着,他知道发起攻击的男人是谁了,他知道他们离开了,而他回来了。沃格-罗伯茨一直看到了视频结束,而且他第一次看到了:自己站了起来。

原标题:《金刚》导演在越南差点被打死 自行追查贩毒集团
万家热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编辑:詹晓娟 [此文系转载,来源于新浪娱乐,版权归属原作者]
  • 万家休闲频道官方微信

    万家休闲频道微信

    微信号:hfshq2014

    微信扫一扫,关注公众号

  • 安徽资讯APP

    安徽资讯APP

    扫一扫,安徽尽在您手中

  • 万家热线聚好玩

    万家热线聚好玩

    微信扫一扫,使用小程序

    700万合肥人的欢乐大PARTY

分享到:

查看更多 网友热评

发 表以上言论仅代表用户个人言论,万家热线保持中立

6个活动正在进行 最新活动

更多专题报道

2018年合肥市区高中录取分数线

7月17日下午,2018年合肥市区各高中录取最低控制线公布。今年合肥一、六、 ...[详情]

新闻排行

  • 24小时/
  •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