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家访谈 | 陈永群:画画写诗让我幸福

我不知如何圆说自己,只因写字画画,是为脱离所见。无知的我,于无序下显形于纸:绿叶无生发,水流迟潺潺,花木休绚烂。山林有浑然,却难成一境。那时刻,我才知自己的躯壳,可以摸这世界,又仿佛是看“最后一眼”。无处不生的可遇之机,精神的霉菌即可被触醒。只因自我的能量,无法引出无意识状态,情感与激情,在“我”的世界里,全然被冻结。当我被化解于圹埌的“远景”时,就是“我”消亡的终极,既不是“桃花源”,也不是归隐的“背驼”。——陈永群   阅读全文

网友热评

发 表以上言论仅代表用户个人言论,万家热线保持中立

说明文字

请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,下载安徽资讯手机留言

新闻排行

  • 24小时/
  • /